首页 帮助中心 ⁄ 房奴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十年前咬牙买房的房奴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房奴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十年前咬牙买房的房奴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  返回

房奴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十年前咬牙买房的房奴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月去验车碰到一位老哥,他开过来一辆快报废的奥迪A6,经聊天得知车子是在十四年前购买,也没怎么开,但同年还买了一套房。车子花了40万,房子五十多万。现在车子也就值一万,房子一千两百万


工资虽然不高,每天下班了都要跟哥们一起花天酒地,工资花光了就刷信用卡,还不上钱就找家里要,一点生活压力都没有,而且当时没有谈女朋友。

家里人可能是觉得我这么活着太屌丝,在没跟我商量的前提下,我妈就去看了一套新开的小楼盘。跟楼盘销售谈的差不多了,才回来跟我摊牌。首付归他出,每个月

 

早在1988年,我(准确说是我家)就在广州的一个住宅小区买了一套商品房。这可不是十年前,是三十年前了。当年广州改革开放,引入外资(主要是港资)开发建设住宅小区,开了房地产的先河。我那个小区,若不算全国第一个,排第二、第三名没问题。

 

重点是房价。大概是700元,房子90多个平方,总价约7万之内。这个数字要这样看,当年我的工资约100元出头,夫妻两个加起来不到200元。相当于现在家庭收入2万元以内,买7万的房子。

 

我当然买不起,父母也是普通干部,也没钱。但是我外婆在香港,就是所谓有港澳关系的家庭。外婆年纪大了,单身一人。
 

房子,在过去的十几年间,把国人分成了多个阶层。在我的同事们——一所上海211大学的教师们中,有人四五套,有人一套自住,有人还在租房。

以我自身来说吧,我曾经就是一个房奴。

2000年我博士毕业工作时,已经取消了分房制,老教师们曾经分了房,我只能租住的学校的博士公寓,全新的,一室一厅,60多平,当时我们非常满意,从复旦南区的宿舍搬进一个全新的小套间,很是知足,每个月的租金不高,但是只能住3年,3年后租金接近市场,逼着买房。

2004年, 学校建了一些房子,要卖给老师们,完全是市场化的操作,有产权,但是因为与学校一墙之隔,很便利,尽管和当时市场价差不了多少,每平方便宜几百元,但是很多没房的老师还是争着想买。对了,那时还没有限购一说,调控基本没有。首付也低得可怜,总之就是一句话:有钱随便买!这几年,武汉的发展节奏和中国所有一二线城市的节奏保持高度一致。

地铁修了一条又一条,房价翻了几个倍。作为一枚自身草根,如果当时他买有买,可能现在也买不起了。

而如今,当初的贫困青年:我的师兄

新疆时时彩新疆时时彩投注新疆时时彩网站新疆时时彩投注网站新疆时时彩开奖新疆福利彩票时时